大稻埕是台北市洋化最早的地區之一,位於民生西路314號的波麗路餐廳在西元1934年(日治時期)就開幕, 當年以法式餐點如法國鴨子飯及精緻的西點、咖啡聞名。 我的爺爺廖水來熱愛音樂,創辦時不惜重金購置一流的進口音響設備,使波麗路的格調更顯高雅, 不僅吸引許多文人墨客在此聚會,更成為早期青年男女「相親」的熱門餐廳。


在自由戀愛還不流行的時代,富有人家常以氣派堂皇、格調高雅的波麗路餐廳作為子女們相親之地。 據曾經在此相親的人回憶,一對陌生男女在親友環視下, 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吃飯、喝咖啡,即使經過許多年後回想起來,仍然記憶猶新。


爺爺廖水來年輕時,進入當時有名的維特餐廳學習西餐廚藝,後來昇為餐廳的主廚。 到了1934年,便自立門戶開設了第一家波麗路餐廳,由於他喜好音樂、繪畫藝術, 所以便以法國作曲家拉威爾所寫的西班牙圓舞曲波麗路(BOLERO)為店名。在當時店內經常透過可以自動翻面、 有鑽石唱針的昂貴音響設備,播放波麗路,讓客人在用餐的同時也享受着動人的旋律。


在波麗路餐廳跨越兩個世紀的歲月中,第二代傳人,我的父親廖賜麟從學徒做起, 以至於掌管餐廳的三十幾年間;不僅擴大經營規模,並確立了「西餐、牛排、咖啡」三大主題, 更進一步提昇了波麗路餐點的精緻程度。在這段台灣高度經濟發展時期裡,更於餐點中加入鵝肝、燕窩、龍蝦、鮑魚等高級食材, 也大大地提昇了餐廳的豪華性。


波麗路餐廳在父親的掌舵下,儼然已成為台灣高級西式料理的代名詞。 許多台灣的知名人士也經常在此出入,如畫家張萬傳、楊三郎、陳德旺、洪瑞麟、郭雪湖、音樂家呂泉生、企業家王永慶先生等, 謝東閔先生在擔任台灣省主席時,還經常招待客人到波麗路餐廳吃飯。古蹟專家林衡道先生在世時便說: 「沒來這裡走走,好像沒回到大稻埕」,他每次造訪大稻埕舊宅,一定會來波麗路餐廳回味一番, 有些老客人甚至會帶著曾孫輩來喝咖啡。


作為第三代傳人的我,深深記取長輩們的用心,也將竭盡全力,延續波麗路的傳統, 為客人提供賓至如歸的貼心服務。